• <menu id="sieuu"></menu>
  • 首頁>證券 > 正文

    獨家對話KIP資本管理合伙人扈景植:北交所有望成科技+服務最好的IPO基地,看好中國資本市場

    2021-11-14 18:25:17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紅周刊 記者 | 何艷

    北交所開市在即,外資 VC、PE 等風險投資機構更加關注中國資本市場。KIP是韓國最大的創投機構,已在中國投資了幾十家公司,并相繼成立了幾支境內基金。KIP資本管理合伙人扈景植來自韓國,在中國工作了13年,他表示,北交所的設立,對風險投資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因為科技加服務類的公司未來可以優先考慮在北交所上市。從二級市場投資來說,投資標的的大幅增多讓投資者增加了對優質標的投資的“穩定度”。他說,“我主張長期價值投資,從長期角度看,好公司就是好股票?!?/p>

    扈景植看好生物醫藥、消費、科技三大核心賽道,尤其是三大賽道存在業務交叉的公司,比如具有科技含量的服務型公司,可能都是投資者需要重點注意的領域。

    ↑↑

    點擊觀看《紅周刊》對話扈景植完整視頻

    北交所或成科技+服務最好的IPO基地

    中國近十年來涌現更多創新類好公司

    《紅周刊》:即將開市的北交所對風投業釋放了哪些信號?

    扈景植:北交所的設立,對于一級市場的風險投資者來說釋放了一個非常大的利好信號。一級市場投了那么多企業,需要股權市場實現IPO,目前科技類企業可以去創業板和科創板,而創新型的服務類企業,也需要另一個市場來實現上市,而北交所就是非常好的機會,作為一級市場投資者,我們非??春帽苯凰瞥鏊鶐淼臋C會。

    每個發達的資本市場,比如美股市場和港股市場,大都有專門接納創新型公司IPO的場所,隨著中國本土金融市場的發展,也需要類似的容納創新型公司的市場,我們期待北交所以新三板為始,逐步發展成為模式創新或科技帶動創業公司的最好的IPO基地。

    《紅周刊》:您現在參與的企業項目,以后會優先選擇中國本土市場上市嗎?

    扈景植:確實可能如此,但是也要觀察一段時間。因為一個新的市場的形成,需要各種資本和參與者。首先,需要有好的企業來上市;其次,好的投資者也要認可這個市場和新來的公司,這都需要磨合。但我們相信,以前在美國、香港等地上市的中概股,將來很有可能選擇北交所,或者中國本土市場。

    對我們自己而言,如果是科技類的企業,可以選擇科創板;模式和科技帶動的服務類創新型企業,可以考慮北交所。我們估計,在北交所IPO的公司將不會是完全早期的,也不會是完全后期的,而是發展速度很快而且以創新型服務為主的企業。

    《紅周刊》:北交所的定位是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比如“專精特新”類初創企業。您是如何定義“專精特新”的?

    扈景植:如果只有模式創新,一個行業或企業是走不長遠的,也需要基礎的技術驅動。比如新能源相關的服務公司,美國已經有好幾家類似的企業實現上市,但國內還缺少這樣的資源。事實上,能源相關的服務,如充電、換電等,背后都是需要一些技術的。我認為以后可以考慮去北交所IPO,我們投資的好幾個相關項目也在考慮在北交所上市。

    《紅周刊》:您在中國工作了13年,在此期間,中國創投市場有哪些變化?

    扈景植:在中國創投領域深耕10多年,我認為這個市場最大的變化是,過去的創業家和市場上的錢都沒有現在這么多,現在想創業的年輕人非常多,整個生態圈也非常發達,資金的支持力度和政府的配合度也都更大了。

    第二個變化是中國資本市場變得更加發達。過去我們投資后,幾乎沒有別的選擇,大都會去美、港股上市,但現在中國內地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滿足了企業上市的需求。第三個變化是技術含量發生了非常大的提升。比如當時很多項目無法實現,因為技術上存在難題,而現在整個技術環境成熟得多了,可以創業的領域變得更多,而且也更方便。

    《紅周刊》:在中國做創投和在韓國相比,您的投資邏輯有何區別?

    扈景植:一級市場的投資人如果自己沒有改變,那么,馬上(投資能力)就弱化了,所以我們差不多每年甚至每天都要回顧自己以前的投資策略或者方向,可以說,幾乎每天都要改變。

    我是2000年加入KIP韓國的,2000年-2008年在KIP韓國投資了幾十個項目。當時韓國的三星及一些大的集團發展得非常猛,我們投資了大量跟隨著這些大公司共生發展,且發展速度很快的科技類中小企業,比如半導體、手機核心零部件、先進制造業等公司。同時,當時也是韓國消費升級的時代,我們也投了很多相關企業,比如演員、歌手相關的藝人經紀等。

    我2008年到中國時,正值智能手機革命剛剛開始,當時我們就開始關注互聯網,而在此之前,韓國互聯網公司的發展空間并沒有那么大,因此這也算是我們新開辟的一個領域。此后,我們在中國還持續深度地關注生物醫藥、消費等領域,相較于在韓國時的“動作”,我們跟蹤得更加緊密了,并對這些行業進行深度研究。

    生物醫藥創新活力最佳

    新藥、器械、服務投資分布約為4:3:3

    《紅周刊》:你們為何如此重視生物醫藥/大健康這個賽道?

    扈景植:生物醫藥確實是我們特別看好的大方向。首先,2000年初以后,美國資本市場出現了一大變化,就是生物醫藥企業的崛起,無論是IPO的數量,還是融資額都有很大提升,高峰時占整個IPO的數量達到30%-40%。正好到2014年至2015年時,中國新藥開發的力度、醫保政策等都發生了很大改觀,有好幾個核心團隊從美國回到中國,我們也就在這個最好的時間開始投資生物醫藥。

    其次,從2017年開始,香港允許臨床還未結束的項目進行IPO,這是一個很大的發展。比如,美國生命科技公司得以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允許IPO,而其之所以允許IPO,就是因為大型藥企如果依靠自己的研發能力不斷開發新藥,需要付出很大成本,所以它們要么選擇早期的研發公司進行合作買進產品線,要么直接并購相關公司。這對二級市場形成了一定刺激,認為大型藥企認可的項目,資本市場也會認可。因此,從那時開始,香港未實現利潤的公司就不斷IPO,IPO以后也不斷被大型藥廠并購。我在韓國時,已經出現這種情況,我相信中國A股也即將開啟這樣的局面。在中國市場,我們關注的方向主要是新藥、醫療服務、醫院改革等領域,這與市場需求密切相關。

    此外,中國特殊的醫療環境,比如醫??刭M,加上醫生效率的提高,需要新的機械設備或機器人等因素,所以我們很早就開始關注這個領域。最近,我們依然在關注生物醫療方面的項目。這類項目有幾個特點,比如技術非常重要,技術不是錢可以解決的,而是需要人,也就是很好的團隊。我們是一級市場上比較早期就投進去好項目的公司,跟著創始人一起發展,不斷做臨床試驗,也不斷融資,在市場上證明自己的價值,而資本市場也樂于接受處于發展期的公司,所以我們在醫療相關的投資項目成功比例較大。

    《紅周刊》:您方便以具體的公司為案例來復盤一下您的投資過程嗎?

    扈景植:港股市場第一批IPO的幾家生物醫藥企業都是我們投資過的項目,比如復宏漢霖、亞盛醫藥,投資這兩個項目都是因為中國大分子藥、小分子藥的管線比較豐富,團隊也很豪華,而且這兩個項目所處階段也相對早期,評估下來,它們的管線跟海外產品相比并不差,發展速度很快,臨床一期二期的程度也可以接受,所以我們就投進去了。

    我們還有幾個尚未上市的項目,也與生物醫藥相關,比如有一家服務型的公司,預期即將IPO。無論是通過智能化、互聯網化還是新零售化,提高醫療服務都是很重要的方向??傮w上來說,我們對新藥、器械、服務的投資比例大概是4:3:3,這也是我們看好的三個核心賽道。

    《紅周刊》:二級市場上的投資者,似乎也可以按照您的這三個細分賽道來挑選優質公司?

    扈景植:是的。拿新藥來說,因為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以及下一步與跨國公司合作的預期,其發展空間是非常大的。新藥的關鍵在于創新性,如果某款新藥具有全球頂尖科技,而且臨床一期二期數據已經證明了其藥效的安全性,那么二級市場是完全可以考慮的。至于器械,目前還是以中國國內市場為主,而且市場非常龐大,也還處于發展早期,想象空間非常大,但同時也要考慮集采政策存在的變數。服務方面,則需要考慮醫藥分離這類新政策的影響,同時我們認為,國內肯定會出現這方面的大公司。

    醫美未來10-20年仍可持續看好

    平臺型公司有效解決消費者痛點

    《紅周刊》:你們關注了許多醫美項目,二級市場上,經過一輪大漲后,醫美一度熄火,后續還能重新崛起嗎?

    扈景植:醫美市場比想象的要大的多,還有很大的空間,完全不用擔心,未來10年乃至20年,醫美的需求都還會持續增加。盡管如此,細分領域,具體公司的股價卻又是另一回事,估值過高,上漲過快等都可能導致股價發生調整,不過,市場規模和增速都是沒有問題的。另外,新的技術、器械、材料等都在不斷推出,而且同一個材料具有廣泛的適應癥,那么其市場容量和以前相比是完全不一樣的,還存在很大發展空間。

    日韓也是如此,我們10多年前就投資了各種各樣的醫美項目,這類項目相對容易賺錢,而且依賴度很高,產品價格也一直在降低,也正因為降價,需求也更大,所以市場規模不斷提升。我們在韓國投資了一些肉毒素、玻尿酸、植牙材料等相關公司,這些公司非常成功,而且現在發展都非常好。我認為,中國醫美空間比韓國更大,現在中國消費者的單價要低一些,而隨著價格進一步下降,接受醫美的人群更多,可能10年之后,中國醫美人均消費跟韓國會差不多,所以空間是非常大的。

    《紅周刊》:您的最新投資動向是繼續加碼國內最大的專注于CNS(中樞神經)及精神心理健康領域互聯網醫療平臺“好心情”的投資。您是前瞻性地看到了什么趨勢嗎?

    扈景植:在西方國家及日韓等國,如果人們面臨精神壓力大的情況,會選擇去精神科醫院或者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但中國精神科醫生的數量占比非常低,而且本身相對來說東亞的自殺率也較高。另外,精神科相關疾病必須通過患者和醫生的接觸來解決,嚴重的需要住院,一些輕微的癥狀也要通過咨詢醫生來開藥。但與此同時,優質醫生的資源又非常稀缺,而且作為慢性病,患者不可能每天都去醫院,也不是吃一次藥就可以解決的,可能至少需要6個月以上服藥,患者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到6個月左右的藥量,加之,患者比較注重隱私,隱藏的需求就更大等等,因為這些因素,“好心情”作為互聯網平臺,針對性地解決了一些難題。比如,醫生和患者可以直接對接,醫生也可以給患者提供開處方藥的服務,因此,我們很看好這個模式。

    《紅周刊》:您似乎很喜歡平臺型公司?大消費也是KIP資本重點投資的領域,您看好后邏輯是什么?

    扈景植:比如我們投資過的微盟,不同于傳統的消費平臺,他們通過Saas來為中小企業提供一體化解決方案,像微商城、智慧零售、小程序等,以科技為基礎,讓小微型企業甚至是個人都能快速實現互聯網化運營,全方位提供技術支持與服務,為消費者創造福利,這正是科技型平臺所能帶來的好處。

    我是從消費者的角度去理解好公司的,當消費者需要時,可以解決好消費者的痛點,那么就是好公司。當消費者拿起手機,最先想要得到的服務,就是我們想要投資的項目。比如打車、吃飯等,與日常生活密切相關,別人會將其定義為平臺,但我認為,它通過數據或背后的供應端很好地解決了消費者痛點,消費者對此形成依賴,那么,這就是我們喜歡的好公司。

    投資的本質就是了解消費者需求。大消費是我們非??春玫念I域,投資占比約為20%-40%。

    《紅周刊》:在風投追逐熱門科技賽道如5G、人工智能的當下,為何KIP資本抱有相對“冷靜”的態度?

    扈景植:半導體、人工智能、人臉識別等這類科技獨角獸我們確實投的不多。我們之前看了幾個項目,但是最后并沒有投,因為商業模式上還未成熟。

    我們投了不少機器人相關的公司,而且是在很早期就投了,如果將10億美元以上估值歸類為獨角獸,現在也有一兩家機器人公司成為了獨角獸。比如其中一家公司最近獲得軟銀投資后,估值變成了13億、14億美元左右。

    《紅周刊》:為什么看好機器人領域?

    扈景植:機器人是一個非常大的趨勢,因為勞動力成本較高,以后還會更高一些,尤其是工業用途的機器人需求特別大,因為工業要升級,機器人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事實上,機器人和裝備的差別并沒有那么大,但裝備沒有人工智能的概念,而機器人因為人工智能,可以自己判斷。首先,它需要感知,也就是感應器;另外,它還需要“腦子”、“手”等。所以,感應器相關的我們就投了幾家芯片公司,“腦子”則是算法相關的,我們也投了一些公司。

    國內的工業機器人以及背后的底層技術,已經迭代了以前的中國工業環境,現在智能工廠的雛形已經形成,其上游技術性的領域我們已經布局。智能工廠建立之后,接下來就要解決人工的問題,這就意味著機器人的時代已經來臨。當然,機器人具體的領域發展是不一樣的,工業機器人、物流機器人、醫療機器人等發展得相對較好,而消費機器人,比如與情緒相關的陪伴機器人,效果不容易檢測,還有待發展。

    投資最核心的是投人

    長期視角看,好公司就是好股票

    《紅周刊》:在二級市場,面對一個不佳的公司,投資者可以選擇“用腳投票”,那么,在一級市場,如果一家公司商業模式出現了問題,或者出現了重大危機,資本方還要對其進行“搶救”嗎?

    扈景植:我們有個大的原則,就是不會輕易放棄一家公司。如果我們投資了一家公司,它自己可以發展得很好,證明創始人很牛,我們只需要花一點精力就可以幫助它進一步發展。但是如果一些公司確實存在問題,我們對此是很重視的,對公司的幫助力度也要更大一些。比如在融資、商業模式改善、現金流優化等方面進行扶持。只要創業團隊沒有道德上的問題,我們是會盡力“搶救”的。比如,我們3年前在上海投過一個晨配相關的項目,這個公司做事很認真,團隊也很好,但是早期因為疫情發生,業務開展很困難,公司也面臨現金流方面的問題,創始人想重新開展另一個項目,我就幫他達成了。

    《紅周刊》:從VC/PE的角度看,好公司和好股票的差別是什么?

    扈景植:從一級市場的角度看,我認為好公司就是創始人及團隊知道要做什么并知道怎么做,即使公司存在問題,團隊也知道如何解決。一級市場上,我們可以通過與CEO長期的交流,了解其風格,并通過其過往解決問題的方式,來判斷公司的好壞。而二級市場上的參與者,與CEO直接溝通的可能性并不大,大多只能通過公司大的發展方向、數據、財報等來判斷,因此用這個方法會存在一定局限。

    當然,我個人主張長期價值投資,從長期角度看,好公司就是好股票。

    《紅周刊》:從投資角度看,一級市場的哪些經驗是可以“復制”到二級市場的?

    扈景植:我認為投資最核心的還是要看人,一家公司,不管是否上市,都會面臨一些障礙,那么,團隊解決問題的能力就是最重要的。另外,團隊溝通能力也很重要,一級市場上,如果團隊善于溝通,投資方可以幫助其解決融資等多方面問題,二級市場上,如果上市公司關心股民,并與之進行溝通,這樣,投資者對于長期持有也會更有信心。

    《紅周刊》:風險投資為二級市場輸送了許多上市公司,但這些公司上市后會出現巨大的差異。您對二級市場投資者的建議是什么?

    扈景植: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之間,確實會存在一定的差異。這要分情況看,比如,如果一家公司一直在成長,那么二級市場也會認可。但有些公司,尤其是尚未盈利的公司,一級市場認可,上市后,二級市場有的會認可,有的則不會,這就要仔細進行數據分析了。比如,現金流不健康,利潤率縮窄,客單價發生不利變動等各種指標,就會影響二級市場的表現。

    當然,這里會有個IPO時間方面的考量,如果太早或太晚IPO,確實可能會存在一些問題。因為爬坡期的時候,是最適合IPO的,而市場已經差不多飽和時,二級市場就不會那么看好。一級市場看好,是因為爬坡期在融資,IPO以后如果每個季度能達到30%-40%的成長,那也就是非常好的公司,像騰訊、阿里等都是IPO以后還不斷成長的好公司。當然,IPO的時機雖然重要,但利潤率和科技含量高,成長性好,那么什么時候IPO都無所謂了。畢竟,投資者買股票,買的還是未來的成長性。

    《紅周刊》:怎么判斷一家公司是否在較好的成長通道上?

    扈景植:如果公司不斷地在開拓新客戶,那大概率是沒有問題的,雖然老客戶也重要,但新客戶的發現率才體現了其成長性。同時,新老客戶的重復購買率也很重要,也就是新老客戶同時發展。

    當然,利潤率的變化也要參考,如果IPO以后,價格不再具有優勢,或者成本上升,那也是很危險的。而如果利潤率沒有變化,那么客戶的成長速度就是最核心的。

    (本文已刊發于11月13日《紅周刊》,文中觀點僅代表嘉賓個人,不代表《紅周刊》立場,提及個股僅為舉例分析,不做買賣建議。)

    責任編輯:

    免責聲明

    頭條新聞

    精彩新聞

    精彩要聞

    新伊人久久99只有精品,日韩一区二区不卡av,yellow中文字幕91在线,麻豆视频swag在线观看,在线视频日韩区国产,国产在线观看自慰主播 - 百度,少女萝莉福利视频在线,野外国产网红主播福利 在线视频 国产欧美电影| 国产偷拍情侣合集 下载| 国产网红在线播放53页| 日本的蜡烛图| 办公室丝袜 女同性恋电影在线观看| 滑板视频中文字幕| 中国国产91AV| 日本Bdsm| 女同性恋如何发生关系| 中文字幕在线免费观看网站软件| 日本电影旬报奖| 番茄社区app视频在线观看| 2020年国产大胆露出在线视频| 国产女女sM调教喝尿| 麻豆传媒电影之兄妹蕉谈| 60 91新人xh98hx新作| 午夜凶铃三高清在线观看影片| 国产剧情无码番号大全| 91国产情侣大学生| 骑兵电影一区_国产精品| 韩国彩虹冰沙| 蜈蚣辫欧美| 在日本搬家| 91新人wushirenfei主动约我| 思美传媒连续跌停三天| 柚木中文字幕| 污黄午夜福利在线观看| 91国产剧情 分类| 对白精彩国产女女丝袜对决| 国产360偷拍精品在线| 国产 福利 亚洲 制服| 麻豆传媒蓝奏云在线下载| 韩国韩语怎么说| 欧美丁丁图片大全| 罗马的房间免费看中文字幕| 2019天堂在线中文字幕| jany中文字幕| 野战露脸在线视频国产山村| 午夜视频100集在线观看| 国产偷拍色情图片百度图片搜索| 国产老司机福利在线一区| http://www.doushou.net http://www.goertz-haustechnik.com http://www.177128.com http://www.banana-belt.com http://www.zhangzhengyong.com http://www.ihin-osaka.com